当前位置:首页 >> 风雅秦淮 >>

趣话金陵宫廷新年庆典


   

 

《许后奉案图》:汉宣帝时,许皇后于新年亲自为皇太后奉案上食的故事 

    

    过年是中国人最富传统性和民族性的节庆,同时也具有加强亲情关系、人际亲和力和弘扬中华文明等功能。年俗起源于我国古代农业社会对神明的崇拜,年原意是谷熟,过年是为了庆祝五谷丰收与去疾除秽,招来百福的期望。先秦以来人们举行岁末庆祝丰收和祭祀祖先的活动,由此产生了种种庆贺仪式。过年不仅在民间有许多内容丰富的喜庆活动,年俗也成了中国历代宫廷的重要庆典。纵观南京历朝皇家新年庆典礼仪活动,不仅可看出一个朝代的文化特色,同时也反映了国势的强弱。

    A 宫廷年俗的起源

    我国年俗经过长时期的发展,到了汉初已渐定型。西汉初年由于国家统一、社会环境稳定,物阜民丰,过年成了全国性的重要节庆;加上汉武帝令司马迁制定《太初历》,将原来十月为岁首改成正月为年始,确定了每年正月初一为元旦。年俗庆典在汉代仍属草创阶段,仪式内容比较简单,史料记载也缺乏,但宫廷中已有独特的年俗庆典,以后历代宫廷的新年活动,就是在汉代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和多样化的。

    新年上至诸侯、三公九卿,下至百官小吏都要向皇帝拜年,皇帝也到金銮殿接受朝贺。史书载,每岁首为大朝受贺,仪式为:夜漏(古代滴水记时器)未尽七刻,钟 鸣,受贺;给皇帝献礼:公、侯为玉璧,受禄二千石的献羔,千石、六百石的献雁,四百石以下献雉。二千石以上的上殿称万岁,举觞御坐前,司空奉羹,大司农奉 饭。百官受赐宴飨,大作傩。璧、羔、雁、雉是群臣按官阶送给皇帝的贺礼,皇帝也依照官职给群臣分别赏赐。朝贺后,皇帝赐宴,“九宾散乐”,在宫殿中表演乐 舞百戏,君臣以宴乐欢度佳节。东吴和南朝时的皇帝,还在朝贺后宴乐之时,借机试探臣僚的学问,以经史问难,给年俗带来一些情趣。 

    南朝时期,随着当时南北对峙,皇帝宫廷庆祝年节的驱傩活动又有了不同的改变。据《魏书·礼志》记载,北魏文成帝拓 跋浚(452—465年)在和平三年(462年)时下令,除夕驱傩,以军事布阵来进行。他命令步兵分穿青、红、黄、黑衣服,列为四队,各持盾牌、长矛、长 戟等武器,在南方列阵;并随着钟鼓指挥,宛如飞龙腾蛇般,接连摆出函箱、鱼鳞、四门等十余种军事阵法。此时,在步兵北方另有骑兵列阵,两军对峙,随而鼓噪 进击,最后是以北面骑兵战胜南面步兵结束,象征着北朝终将击灭南朝。这种类似于军事演习的“驱摊”,为节日的欢庆笼罩上耀兵扬威的战争气氛。

    B 东吴的宫廷年俗

    东吴宫廷年俗与汉代相似。东吴大帝孙权武略过人,励精图治,生性喜交朋友,注重人才,周围文臣武将人才济济。每年除夕宫内各门“多饰桃人,垂苇茭 (水产植物)、画虎于门,冀以御凶也。”意为驱邪求福。除夕驱傩后,常与群臣在宫中一道守岁。元旦在太初宫贺朝后,大赐宴,乐声高起,宫女翩翩起舞,身边 文臣武将开怀畅饮。新年次日,孙权就去皇宫卫队营地“苑城”,检阅训练三千多贵族子弟。

    孙皓继位后,为巩固自己的统治,每年除夕大搞驱傩活动,大肆宣传君权神授。面对摇摇欲坠的统治,275年新年朝贺时,说天降神谶,孙家皇室功德无 量!利用在吴郡掘得的一块大银锭,说成是上天册封他为永久君王的神谶。为此他于277年新年朝贺后,又立碣纪吴功碑,刻一块“天发神谶碑”,立于都城南雨 花台,不久吴灭亡。 

    C 军事演习般的驱傩仪式

    历代皇家在除旧迎新时,都要进行驱“傩”活动,这是古代驱除瘟疫的仪式,起源于原始的巫舞。傩俗在周代已存在,历经春秋战国一直盛行不衰,秦汉时始定在除夕夜举行,有除旧迎新的意义。据《后汉书》记载“大傩仪式: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、十二以下,百二十人为侲子。方相氏黄金四目,蒙熊皮,玄衣朱棠,执戈扬盾。十二兽有衣毛脚,中黄门行之,冗从仆射将之,以逐恶鬼于禁中。”“方相氏”是驱疫辟邪之神,带领12头由人扮演的猛兽,舞傩驱逐恶鬼。120个侲子在仪式中伴舞助威,构成一幅人神同搏恶鬼的画面。傩舞达到高潮后,要反复演三遍。朝中大臣、侍中、尚书、御史、谒者、虎贲、羽林郎将等文武百官,都要头戴大红巾陛卫殿前。傩舞结束后要持火炬,送疫疠恶鬼出端门;门外有大批卫士护送火炬出宫,宫外的司马门还有五营卫士一千多人,接送火炬掷到河水中,表示已将恶鬼溺亡。在驱傩中,“凡使十二神追恶凶,嚇汝躯,拉汝干,节解汝肉,抽汝肺肠!”场面严肃又恐怖,将恶鬼嚇跑,以迎接新年。在驱傩的仪式时,皇帝往往下令赏赐给公卿百官一些钱或食品,以示慰问。傩舞是由民间传入宫的,宫廷驱傩的仪式也一直流传下来。

    D 东晋南朝新年朝贺庆典盛况

    东晋和南朝历代过年的庆典仪式,基本上承袭了西晋新年朝贺仪制,其中规定在夜漏未尽十刻时,群臣便要聚集建康宫殿庭,并在庭中燃起巨大火炬。到了夜漏(滴水记时器)未尽七刻,百官、受执郎官以下及计吏,均依各职级进入行礼位置;夜漏未尽五刻时,谒者、仆射、大鸿胪等高官入内,奏报群臣就位已定;到了漏尽时,皇帝出前殿,受百官朝贺,此时颂词、万岁声响彻宫殿。礼毕后,皇帝回内宫,群臣也回各座,此称为“晨贺”。到了尽漏上三刻,皇帝再出前殿,百官进献寿酒,向皇帝贺年,此时乐声高奏,歌舞升平,皇帝宴飨群臣,进椒柏酒和屠苏酒,下五荤和五素的“五辛盘”,时曰“盘号五辛,觞称万寿。”《岁尽应令》诗曰“聊开柏叶酒,试奠五辛盘,金薄图神燕,朱泥印鬼丸。”“五”在此寓福寿无疆。君臣尽情欢乐,称为“尽会”。时在黄帐外另置有女乐30人,奏“房中之歌”。 

      这一朝贺盛况,在《朝会赋》中曾有生动描绘:在夜半时便开始典礼,迎日出新岁。此时煌煌的华灯宛如火树银花,俯视有如一条烛龙照耀四方,仰观又亮得像丹霞艳阳。然后宫门大开,皇帝坐在太极正殿,灯火辉煌中更显得宫殿崔巍、华丽。这时朝贺的人“挨次而入,济济洋洋,肃肃习习,就位重列”。而天子盛服坐在帐前,凭玉几案,面南受群臣拜贺。朝贺以后,还要奏乐六章,真是管弦纷繁,歌声悠扬,颂声盈耳。

    自东晋建都后,“晨贺”不再举行,皇帝直到尽漏上五刻才出前殿受贺。但皇帝鉴于西晋时接连遭逢八王之乱、五胡乱华等离乱教训,为鼓励人才治国,能向皇帝直言,每逢新年朝贺,总要在殿庭上设白虎樽,谓“若有能献直言者,则发此樽饮酒”,以示至上的荣耀!可见皇帝求治之心之急切。

    E 明代皇宫隆重的大朝会典礼

    明代皇宫的大年夜活动与宋代相似。除夕上午皇帝至奉先殿祭祖后,除旧的仪式“大傩戏”开始。明初傩舞的角色增加了许多,有门神、判官、钟馗等。是时 皇城司的官员戴着面具、身着绣画服,手持各种旗帜器物,另由教乐司的伶人扮成钟馗、灶君、土地神等,敲锣打鼓从宫中出发,一路将鬼疫驱赶到东华门外,称为 “埋祟”。明代后期傩舞人数增近千人,显示了傩礼的隆重,也反映了皇家的豪奢。

    除夕夜宫内备有各种糖点、蜜饯、果仁、年糕等甜食和各种精巧的玩具,盛糖点和玩具的盒子装饰着华美的金玉饰物,供皇帝、后妃、皇子公主等宗室们守岁 食用。后妃们向皇帝进献岁轴、珠翠、百事吉和吉利饰袋等,皇帝将这些再分赐王公大臣。最后是燃放种类繁多的爆竹焰火,响彻云霄!宫廷的人们在萧鼓鞭炮声 中,迎来新年。此时皇家宗亲子孙还食精制的年糕,寓年年高。 

    大年初一,隆重庄严的“大朝会”典礼在金銮殿举行,皇帝着通天冠、绛纱袍,文武百官都穿戴新制的冠冕、朝服,不佩剑,各路举人着士服。典礼前五千御 林军分持黄色旌旗仪仗,分布殿内外,殿四角立有戎装的镇殿将军。这是皇帝接受文武百官及外国使节祝贺的仪式。是时皇帝坐定后,各种进献表案及文武百官、宗 室、使臣在奏乐声中,分东西两班进入、就位,按官阶的高低,依次向皇帝行礼拜贺。接着由中书令、门下侍郎奏诸方镇表及祥瑞,户部尚书奏诸州贡物,礼部尚书 奏诸蕃贡物,司天监奏云物祥瑞,礼毕皇帝退朝。其后进行群臣上寿礼,由有司设置宴案,待皇帝再升殿坐定后,光碌卿奏请允群臣上寿,乃延请王公升殿,奏和安 乐和正安乐,百官依次就坐,酒三行后皇家乐队高奏,歌伎伶人表演,聚宴欢乐。明成祖有一年新年贺正,有外国使团来朝贺,在宴会上献上了精彩的表演,有“吐 火、自支解、易牛马头”等幻术和魔术,皇帝和宗室群臣无不惊异,满朝兴高采烈!

  

 









C 军事演习般的驱傩仪式

历代皇家在除旧迎新时,都要进行驱“傩”活动,这是古代驱除瘟疫的仪式,起源于原始的巫舞。傩俗在周代已存在,历经春秋战国一直盛行不衰,秦汉时始定在除夕夜举行,有除旧迎新的意义。据《后汉书》记载“大傩仪式: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、十二以下,百二十人为侲子。方相氏黄金四目,蒙熊皮,玄衣朱棠,执戈扬盾。十二兽有衣毛脚,中黄门行之,冗从仆射将之,以逐恶鬼于禁中。”“方相氏”是驱疫辟邪之神,带领12头由人扮演的猛兽,舞傩驱逐恶鬼。120个侲子在仪式中伴舞助威,构成一幅人神同搏恶鬼的画面。傩舞达到高潮后,要反复演三遍。朝中大臣、侍中、尚书、御史、谒者、虎贲、羽林郎将等文武百官,都要头戴大红巾陛卫殿前。傩舞结束后要持火炬,送疫疠恶鬼出端门;门外有大批卫士护送火炬出宫,宫外的司马门还有五营卫士一千多人,接送火炬掷到河水中,表示已将恶鬼溺亡。在驱傩中,“凡使十二神追恶凶,嚇汝躯,拉汝干,节解汝肉,抽汝肺肠!”场面严肃又恐怖,将恶鬼嚇跑,以迎接新年。在驱傩的仪式时,皇帝往往下令赏赐给公卿百官一些钱或食品,以示慰问。傩舞是由民间传入宫的,宫廷驱傩的仪式也一直流传下来。

D 东晋南朝新年朝贺庆典盛况

东晋和南朝历代过年的庆典仪式,基本上承袭了西晋新年朝贺仪制,其中规定在夜漏未尽十刻时,群臣便要聚集建康宫殿庭,并在庭中燃起巨大火炬。到了夜漏(滴水记时器)未尽七刻,百官、受执郎官以下及计吏,均依各职级进入行礼位置;夜漏未尽五刻时,谒者、仆射、大鸿胪等高官入内,奏报群臣就位已定;到了漏尽时,皇帝出前殿,受百官朝贺,此时颂词、万岁声响彻宫殿。礼毕后,皇帝回内宫,群臣也回各座,此称为“晨贺”。到了尽漏上三刻,皇帝再出前殿,百官进献寿酒,向皇帝贺年,此时乐声高奏,歌舞升平,皇帝宴飨群臣,进椒柏酒和屠苏酒,下五荤和五素的“五辛盘”,时曰“盘号五辛,觞称万寿。”《岁尽应令》诗曰“聊开柏叶酒,试奠五辛盘,金薄图神燕,朱泥印鬼丸。”“五”在此寓福寿无疆。君臣尽情欢乐,称为“尽会”。时在黄帐外另置有女乐30人,奏“房中之歌”。 

 

博评网